LAWU

主页:http://astroman.lamost.org

恋恋八达岭,寂寂残长城【转】

2010年12月4日,我们在路上

(ps:作者是我的户外老师,ww就是我)

在我打算去拜访残长城之前,它对于我,仅仅是地图上的一个小点。去八达岭残长城玩,其实是源于一张借来的年票。

本来打算要去十三陵明皇蜡像宫的,于是折腾了半天问朋友借了张年票。就要成行之际,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说下周去十三陵,于是去十三陵的计划流产,这周先转战其他地方。扒拉扒拉可以用年票的地方,列了个单子给ww看,他第一时间就说要去八达岭残长城。说实话,我居然没有去过八达岭,兴许是心里老觉得景区人多,在人山人海的地方乱走乱窜有扰乱景区秩序的嫌疑。八达岭残长城以前还真没注意过,兴许可以去看看。从网上查了下,相关的出行攻略居然少的可怜。得,我们自己去探路吧。

周六天气不错(兴许是缘于我一向巨好无比的RP,西西)这种天气总能让我心情也变得晴朗无比。上午收拾完以后已经快8点了,按照原计划时间已经拖后。到公交车站跳上一辆车就出发了,于是,公交车车默默唧唧的到ww那边,再默默唧唧的去吃饭,再默默唧唧的去坐车,再默默唧唧的到德胜门。天啊,已经快9:30,汗,太晚了,搁平时我这会儿早在山上来回窜了。不过还算不错,很顺利的坐上919,五分钟以后就发车了。我头天因为要出去玩激动过度睡不着了;ww因为不习惯12点之前睡觉8点起床所以头天晚上1点多才睡着,早上硬生生的被闹钟吵醒,于是一路上睡眼惺忪。出城后,感觉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,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,期间似乎听到有乘客打电话说采购钢筋的事情(以下简称“钢筋男”)。等我睡了一小会儿以后,睁眼往外看,隧道。。。居庸关。。。嗯,不才5分钟的事情么?看看表,10:50了,居然睡了一个多小时。旁边的ww还在呼呼大睡,似乎睡得还挺香,幸亏他睡觉没有流哈喇子的习惯,否则会被我笑死,哈哈。(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要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,否则容易睡着了在车上被人卖了,幸亏我不是人贩子,西西)把ww摇醒,唧唧呱呱的跟他说到哪哪哪儿了,ww迷迷糊糊的说:哦,嗯。钢筋男还在讲电话,似乎讲2小时都不够,聒噪的很,讨厌的很。路过居庸关,西拨子,八达岭野生动物园,八达岭滑雪场路口,八达岭火车站,八达岭景区门口。。。下车,无语。

绿野上有句老话,强度不够迷路凑。哈皮哈皮的下了车,以为离八达岭残长城不远了,在景区门口转了一圈,问了N个人,没有头绪。唯一的答案是,回西拨子那边吧,那边有路。额,我来解释下我们所处的位置,八达岭长城和八达岭残长城所处的位置其实是V字形的两端,西拨子是分叉点,由于我们没有做足相关的功课,导致走到了V字的左半边,应该到的位置是V字的右半边。问一开饭店的大婶,大婶很热心,你们租个车去吧,顺着不远处的一堆人喊了一嗓子:“小贱~~~”(额,或许大概兴许不一定是小剑或者小健,由于我对这个人的印象实在不怎么地,输入系统自动把他的名字默认为小贱)。小贱大约三十多岁,问我们去哪里,我们说要去残长城。小贱说40现大洋,少一分不去。我说来回呢?小贱立马说70吧。我说50,小贱说60。ww拉我就走,ww转脸来了句:去他大爷的,摆明就是坑人,反正也只有3.5公里,我们走着。额,我承认我俩很伟大(某种意义上说是有点二),沿着公路往回走,路过八达岭火车站,路过八达岭野生动物园,走过一高架桥。大约三四里地的样子,我走烦了,转脸来了句:怎么还不到啊。回头的一瞬间看到了一出租车,哈皮的很,招手~司机师傅眼睛都没眨一下,就把车开走了。。。。额,因为车上有人。在我有骂人的想法的前一秒钟,出租车后面的一辆小黑车(ps:黑颜色的车),“唰”的停到我俩面前~亲人啊,我可想死你了。司机师傅是个三四十岁的小胖哥,小胖哥:“你俩去哪儿啊?”我故意装的很淑女(这个还真是装出来的),说:“啊,我们去八达岭残长城啊。”小胖哥:“我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,不过我把你们载到去残长城的那个路口吧。”我:“那太好了啊,到哪儿也成。多少钱嘞?”小胖哥:“不要钱。顺路搭你们一段儿~”我当时那个激动哇~看到米?看到米?姐没有穿超短裙,没有露大腿,没有装十三,姐旁边还站着一个男同学,姐居然搭到免费车了。还是RP爆发了吧。。。。再次感谢小黑车和小胖哥。

漫漫朝台路。到路口后有个小面停在路边,15块钱就搞定了,十五分钟以后我出现在残长城景区门口了,这个时候,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12:00。景区里面空荡荡的,偌大的广场和偌大的平台,险峻的高山,峡谷那边那一线窄窄的天,游人不足10个。沿着闯王进京的小路(现在已经修整成坦途,大约5,6米宽),走了2、3里的样子,一路走来碰到2、3个游人。看到残长城的入口,两条路,一条向西,一条向南。向西的那条路是常规路线,有指示牌指示:残长城入口处;向南的那条路线则被铁丝网围起来,禁止游人攀登,但是看到路的痕迹,显然也常有人攀登。入口处的崖边,石板上刻有这么几个字:万壑晴岚。挺符合当天的景象的。一路向上,有石头台阶,有扶手栏杆,显然是后来人所修筑,上升二三十米,便有最低的一个烽火台,保存完好如初(我怀疑是后来重新修建的),去烽火台里面餐馆,各个瞭望口都很完整,没有破损的痕迹。从烽火台出来,沿着石阶向上,两边有栏杆,每个垛口墙顶部有铁丝网围住,显然是怕游人破坏,但是铁丝网年久失修,经过风吹日晒已经被腐蚀的不成样子了,破破烂烂的还不如破损掉的渔网。路面是青砖做的,完好无损这段路程持续了有两三个烽火台那么长。这段路还算坡度比较小,过了这段路坡度陡然加大,很明显有吃力的感觉。路面也不再是青砖,而是木板钉成的台阶,走在上面叮咚作响。垛口墙上也没有铁丝网围着,有的砖块已经有破损的迹象,并且露出里面的白灰,灰白不一,形状参差不齐。再通过一个烽火台,向上就没有很明显的台阶了,路上都是半截的砖块和石灰,两边的栏杆也消失了,有的垛口墙完全坍塌,向中间倒去,,时间久了,嵌在土里,路面上显出整齐的轮廓。又往上,烽火台也越来越不完整,有的坍塌了半边,有的仅有外面的围墙,更有甚者,围墙上裂开了很大的缝隙,似乎风一吹就会倒掉。游人越来越少,一路向上仅仅碰到三四个游人。路遇一大叔,大叔说这段长城是明长城,一直沿着长城走,翻过这座山,可以看到燕长城,沿着燕长城一直往西走,可以穿越到残长城的另一个入口,时间大约需要1-2个小时。我和ww听说后十分兴奋,也许能走个穿越路线呢。加劲儿走吧,路过几个烽火台,越往上,烽火台的完整程度越差,快到最高点的时候,长城上都是瓦砾堆,破败的快不成样子了,四五米宽的地方,仅有一条羊肠小道可以向上,其他地方的杂草有一人多高,旁边的掩墙似乎都快跟长城一般高了,有的掩墙上的垛口墙坍塌,可以让我在上面走一走,本着尽量的不破坏文物的想法,我安安生生的走在羊肠小路上。穿越某个烽火台的时候,我忽然觉得稍微有点害怕,幸亏是约伴,要是一个人,兴许我都不敢走了。为此ww好好的嘲笑我一通:胆子居然这么小。快到最高点时,坡度又加大了许多,有的地方感觉坡度有六七十度,让人有种手脚并用的冲动。好在这段路程不是很长,可以在我体力耗尽之前到达顶峰。到顶峰以后我很失望,整个烽火台都快被岁月磨平了,仅有西面的围墙还有一米多高的样子,其他的围墙都露出地基了,有的露出花岗岩,有点触目惊心的难过。远处的山峦下面都捂着一层雾气,山上的草都黄了颇有“山抹微云,天连衰草”的意境,若不是远处有楼房建筑,我会以为我在某个隔绝人世的山坳里。女墙的西面,有个大青砖在地上闲置,搬到被风的旮旯里,背靠女墙和掩墙,冲着西南方向晒晒太阳。天真蓝,阳光真灿烂,周围真安静,连喜欢捣乱的乌鸦都没有飞到山顶上来,我听见穿过女墙的风,我听见白茅草被风吹的咯吱的脆响,我听见阳光在奔跑。。。我想古人修长城的时候,应该不会想到N多年以后,有人在长城上面舒舒服服的躺着晒太阳吧?历史真实搞笑的很,折腾死一批人,玩儿死一批人,剩下一批人,接着折腾,接着玩儿。。。玩儿完了发现什么都没了,一切的一切都是空,浮云,神马都是浮云。不想悲天悯人,不想感慨苍生,踏踏实实的过好当下才是最重要的事。

话不多说,由于时间太晚了,显然没办法穿越了,只能忍痛回走,一路下山,速度比较快,测算下时间,两个烽火台之间,用时大约10分钟。尽管如此,下山的时候天都黑了,正南方出现了木星,在深蓝色的天空分外明亮。夜色茫茫中,出了景区大门,给出租车师傅电话,15分钟后看到车子,25分钟后坐上回城的919。晚上回家,一觉到天亮。

porno izle